快捷搜索:

两百万越南工人逃离,耐克、苹果急了,留下的最多涨薪五六百

几天前,中国女孩莎莎前往胡志明市工业区,为舅舅送行。她的舅舅在工业区经营着一个小工厂,“他说这边疫情太严重了,要回国一段时间,等疫情好了再过来”。

胡志明市工业区位于越南南部,是越南的疫情重灾区。据彭博社报道,由于越南政府解除了胡志明市与周边地区的防疫封城措施,工人们开始逃离疫情严重的南部工业区,回到乡下。越南政府估计,可能有超过200万人逃离。

【1】招工难:工人们宁愿回乡下种菜

莎莎目前在胡志明市留学,舅妈是越南华人,舅舅离开后,舅妈负责打理工厂的事务,目前正面临着劳动力短缺的问题。据莎莎观察,“胡志明市的工厂都人手不足,工人们选择回乡下种菜,他们觉得乡下比较安全,胡志明市疫情太严重了。”

莎莎舅舅的工厂有几十名工人,主要生产鞋子的配件。目前舅妈正通过自己的渠道招工,比如让工人介绍自己的朋友等。最近一星期工厂才慢慢复工,但因为工人不够,能接的订单不是很多。

之前胡志明市封城,工厂曾停工两三个月没有收入,根据越南政策,工厂还得付工人的薪水。现在,莎莎舅妈只想工厂尽快全面复工,填补上前段时间工厂的亏空。招工难,让她犯了愁。

越南工厂/彭博社

艾伦是胡志明市一家中资工厂的中国员工,他所在工厂有三四百名工人,近50%的工人解封后辞职返乡。这段时间,他经常看到街上的摩托车“返乡大军”。为了让劳工有秩序返乡,当地政府安排了专车带路,工人们骑着摩托车跟在后面,“政府没那个条件安排大巴统一送工人回去,”艾伦对九派新闻说。

当前为冬季服饰的生产高峰期,越南各家工厂缺工严重,工厂正恳求员工回去工作。即便是政府提供返程的交通、工厂提高薪资福利,工人复工的情况也收效甚微。艾伦说,越南工厂在封城期间实行“三就地”原则:就地住宿、吃饭与工作,这大大增加了交叉感染的风险。解封后,担惊受怕的工人只想逃离。

艾伦介绍,越南工厂劳动力廉价,工人月薪大概在2000-3000元人民币,3500元在工厂算“高薪”,白领在越南的月薪在2500-3000元,“达到4000的也是比较少的”。

为了让工人返岗,他所在工厂最多只能加薪五六百元,这对工人的吸引力并不高,“加个1000元是不可能的,如果完全复工,有钱赚自然能给工人加很多,但现在这么久不开工,工厂也过得紧巴巴的”。

劳动力短缺加剧了越南工厂及全球供应链危机。

10月6日,全球最大的运动鞋制造商宝成集团在越南复工,但4万多名工人未复工,返工率低于30%,这使得宝成集团11月中旬前100%复工的目标落空。

疫情肆虐导致供应链中断,美国制造业巨头急了。早在8月中旬,包括耐克、gap等在内的超过80家美国服装和鞋类公司联名致信拜登,要求美国加快对越南的疫苗捐赠。

今年7月,德尔塔变种在越南全境传播,病例和死亡人数一路攀升。最近,越南最新疫情有所缓解,越南10月10日新增3513例本土新冠确诊病例,单日新增为7月17日以来最低。另据越南媒体报道,越南将在10月底开始为儿童接种新冠疫苗。

越南河内,人们排队接种疫苗/纽约时报

【2】耐克、iphone供应链危机

越南虽然不大,但在全球消费经济中扮演着重要角色,从沃尔玛家具、阿迪达斯运动鞋,到三星手机,这些商品都来自越南。

对工厂来说,更诱人的是越南只有29岁平均年龄的庞大人口,苏宁金融研究院数据显示,越南15到34岁区间的人口占比达到32%,而他们的工资比中国低64%。

外资涌入,工厂在越南遍地开花。南部胡志明市、平阳省、同奈省是中国、韩国、日本设厂的集中地;北越以电子制造业见长,三星、LG、富士康等均在此设厂。

越南工厂/金融时报

据统计,耐克约四分之三的鞋类产自东南亚,一半以上的鞋类产自越南,工厂停工,耐克鞋类产量骤减。据CNN报道,有专家估计,期间耐克鞋类产量下降了1.8亿双。

耐克首席财务官马修·弗兰德表示,即使工厂重新开工,全面投产也需要几个月时间。近期,由于越南商品短缺,耐克已大幅度下调销售预期。虽然耐克在其他国家也有工厂,但培训工人和装配流水线,也需要几个月。

据估计,美国耐克目前商品库存创30年来最低,仅能维持1个月左右的销售。

“5个月的限产、停产,给越南经济造成严重打击,”艾伦说,外资企业前段时间曾联合起来,给当地政府施压,要求胡志明市尽快复产,否则将撤资,退出越南市场。

工厂老板们也盼望着复工,艾伦表示,“再一味封锁下去,大家没病死,可能就已经饿死了。”

除了耐克,其他快消品和电子产品的供应,也因越南的停产而陷入停滞。据《华尔街日报》报道,由于供应链危机,阿迪达斯今年下半年预计损失6亿美元,正考虑通过涨价止损。

还有分析师表示,零件供应商停产,还可能使得苹果遭遇iPhone13交货中断。

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,此次供货中断主要与四款iPhone13的相机模块供应有关,因其大量零部件在越南组装。

分析师表示,供应链紧张和需求强劲,正导致iPhone13 成为今年来用户等待时间最长的产品。目前,iPhone13 pro 512 GB远峰蓝在中国和日本的等待时间长达五周,在美国则为四周。

南加州大学肯德里克全球供应链研究所执行主任尼克·维亚斯表示,“从源头到门店,我们都遇到了问题,供应链瓶颈正暴露出来。”

全球供应链指的是将产品建成,并交付到消费者手中所需的商业和运营网络。2020年,疫情导致全球工厂关闭、工人失业、生产瘫痪,某些商品供应中断。与此同时,消费者需求急剧下降,全球经济陷入深度衰退。

随着新冠疫苗快速开发与接种,经济复苏,全球商品需求迅速反弹,但工厂、制造商和企业难以跟上需求的发展。

【3】疫苗垄断

一边是迫切复工的制造业巨头,一边是只想逃离的工人。艾伦了解到,胡志明市解封的前一晚,工人们便打包好行李,骑着摩托蜂拥至公路出入口。检查站工作人员不放行,好几百号工人暴力冲击检查站,“很多人骑车冲过去”。

德尔塔病毒的高死亡率,让工人们惶恐不安。莎莎有一位台湾朋友,他的父亲感染新冠后去世,从确诊到去世只有1个月。

“朋友的父亲是越南工厂的老板,感染新冠后立马包机回台湾接受治疗,但是因为他有一些慢性疾病,后面还是没能抢救过来,”莎莎对九派新闻说,“我安慰我朋友,事情已经发生了,只能慢慢接受。越南这边也有一些三四十岁的人,感染新冠去世。”

越南工人陈氏花是两个孩子的母亲,她对外媒表示,暂时不打算回到胡志明市工作,“我现在不能带家人回去,太冒险了。身为一家之主,我必须首先考虑我的家庭。如果在美国有人不能给她的丈夫或孩子买新衣服,我感到很遗憾。”

在艾伦看来,越南工人的返乡潮会导致疫情的进一步扩散,“这些农民工中,有不少新冠感染者,他们回到乡下,那里医疗条件、各方面设施不太好,疫情扩散后更麻烦。”

对于留下来的工人来说,也并不安全。艾伦得知,他有一个朋友的工厂有400多人,前段时间筛查,有300人感染新冠,“都被抓去隔离了,75%的人感染肯定是红区,工厂也停工了”。

莎莎认为,越南工厂复工后,最大的困难是要面对被感染的风险,工厂老板要去安抚工人的情绪,“他们也不想被感染,但是他们又要赚钱,现在要做的,就是与病毒共存。”

艾伦感受到,“身处这个环境,大家对疫情已经麻木了,病例清零是不可能的,只要是轻症还是能接受的。”

外媒分析称,这一困境的深层次原因,可能在于富裕国家对于新冠疫苗的垄断。越南为东南亚疫苗接种率最低的国家之一,9800万人中只有约14%已全面接种疫苗。莎莎已经在“春苗行动”中接种新冠疫苗,她周围的越南朋友很多都没有接种疫苗,“他们更愿意打英国和美国的疫苗”。

“但英国和美国又放了越南鸽子,订了货又到不了,让你干着急,中国的疫苗到位是最快的。”艾伦表示。

维亚斯认为,帮助越南等第三世界国家接种疫苗,是恢复全球供应链的关键,“我们必须意识到,新冠疫情是全球大流行,疫苗也要在全球范围内接种,不要仅限于美国。”

(文中莎莎、艾伦为化名)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